一场旅行。

一场从中点开始的旅行,人生的中点,前方很远,很近,远方,就在远方,此去经年,应是绿肥红瘦。

© 一场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

花影

 文、南方的柚子树


        放下,有时候是懒惰吧?就如在这个安宁的地方,走着走着,生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倦怠与迷惑中。与风雨争,找寻那一角唯我的尊严。习惯,确乎是生活的风向标。每一种出游行走归来按部就班或者抗争。


       倒是多年前的安魂曲,一如既往。


       疼痛总在不经意间击打脆弱的神经。我不过是在以肉体的疼心灵的痛赎罪。只愿阳光还在蓝天下灿烂,万物生长。


       冬天的寒冷一层层袭来,空气忽然清明了许多。胸腔一下子不能承受这样的干净,肺,呼吸急促。肺泡死亡后,留下纤维化的实体,等着同你一起走向夕阳那边的山脉。


       我常常在黎明的微光里,颤栗,是,我还是,她,还是我们,禁锢了这个尚且年轻的身体。。。。。。


       那时候,天,像明晃晃的玻璃体一样蓝,一种浑厚的蓝,没有丝毫的杂质,连风,也不忍心吹拂。花坛边的少女,静静坐在树荫深处,呼吸着醉人的花香,对未来,充满了飘渺的希翼。一切都在尘埃里睡去,唯有那一份花影里的怀想,穿过西山的峡谷,悄然而至。


       我愿揽她入怀,就像呵护小时候的那个孩童。我们,不要在烽烟四起时敌视,放下偏执与嘲讽,还有不约而同的鄙视,只是观望素朴的内心。犹如几十年前,浓荫深处的静坐与萦绕胸怀的花香。


       最寒冷的,恰是我最爱的,如果还能呼吸,熬过一段一段的冬天,我手里的种子总会悄悄发芽,许给自己一片新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