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旅行。

一场从中点开始的旅行,人生的中点,前方很远,很近,远方,就在远方,此去经年,应是绿肥红瘦。

© 一场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

二月,二月

文、南方的柚子树


二月将末,庄里的天蓝了些。年已过了,街上的人与车还是那般稀少。生活的节奏忽然就没有那么紧凑了。绝大多数劳碌和奋斗在这座城里的人原是外乡人,此时,他们还在自己的家乡把酒言欢或者恣意酣睡吧。生活是多么劳累!我是多么喜欢安静的不那么喧闹的城。而我,也是一个外乡人。


旧历年前,找到了失散几十年的童年的闺蜜。几十年不联系,网上传来的照片上那个昔日温馨娇憨的女子已经富态不可相认,声音也不是从前的声音。语速很快,不知道从前那个女子是否如此言谈。过去的点滴还在脑海中浮现。初始的悸动散去,留下的尽是些微微的遗憾。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散了便散了,不必再找,还能留一份清音回想。


故知中最值得留下一笔的是“彩虹”。当年姑娘时,胖胖的,眼睛大大的,唇红齿白。恋爱后就瘦了,生了孩子更瘦,每日辛劳地早起晚睡养育女儿,模样憔悴却不失妇人的美丽。没有人帮衬带孩子,彩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上班。最后无辜旷工,被解除合同。于是彻底安心地抚养女儿。十年过去,彩虹除了女儿又生养了儿子,一双儿女干净整齐。彩虹没有再出来工作,也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怨悔。彩虹没有怨言,是丈夫给了她安全与平和。彩虹的丈夫是幸福的人,妻贤子女全。


彩虹婚前的好友,伟,长相粗鄙,拖到30才出嫁。嫁后几年不能怀孕,寻医问药。最后放弃了时,却怀孕生子,一对双胞胎,仿佛是上苍对伟诚意的回报。同样的,为了一双儿女,伟也深居简出。女汉子的柔情全部化作母爱,滋养襁褓中的孩儿。


年轻的时候,从来不艳羡人家有几个孩子,孩子如何如何。想到养育一个孩子所付出的财力物力人力,便心有余悸,而今,由衷地为彩虹和伟祝福,希望他们儿女懂事孝顺,不妄她们所有为家庭和儿女的付出。更愿意他们的爱情与亲情长长久久。


一一是女儿童年时的玩伴。一个你对她好,她就死心塌地粘着你的女孩儿。昔日一一和女儿在妈妈们上班的晚上,相互陪伴,相互鼓劲打气,用她们稚嫩的勇气对抗黑夜的莫名恐惧和孤独。关于“妈妈------”的呼唤成为我们两代人心中甜蜜与辛酸的回忆。也许明天,一一,我们就会团聚。


如此,我们为远方的日子种植百日草,常春藤。


二月,二月 - 南方的柚子树 - 英子家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