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旅行。

一场从中点开始的旅行,人生的中点,前方很远,很近,远方,就在远方,此去经年,应是绿肥红瘦。

© 一场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

病毒

文、南方的柚子树

病毒 - 南方的柚子树 - 英子家园

 


呼吸间,便侵入血液藏匿着,等一次暴虐。

悄悄地在冬天的最深处快速繁衍。

夜色是她永远的背景,

劳累是她今生的宿命。

疼痛早已是一种习惯,

疼痛成为了她的空气。

所以她并不在乎哪里又多了一丝疼痛。

直到夜不能寐。



当那些用火灼过的针刺破酒精涂过的疼痛,

玻璃罐体覆满红肿与滴浓滴血的肉身,

她忍着哭声感恩面容娇美的白衣天使。

没有更疼,只有疼。

没有更痛,只有痛。

蛛网密集的天地蜘蛛摇曳,

它弹弄乾坤奚落蜷伏在一片蓝色中的她。

一号床呼叫,一号床呼叫!



年那个玩意儿站在不远处。

小护士昨天休息,今天来,满头金色的卷发。

医生大人告诉护士小姐,不要给她针刺了,

当心疼死过去。外面的疼少了。

夜间,皮肉之下的疼抓耳挠腮。

你是愿意皮肉之痛还是更喜欢夜里内脏浓黑的痛?!

从来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魔爪,

你不是孙猴子但他是如来圣佛。

第七日,针刺加倍!



她眼里有一片黄海洋的油菜花。

远方是一条蜿蜒盘旋的青石公路。

一觉醒来,护士小姐举着针头,

屁股打针啊!昨天邻床的阿姨怀疑自己打错了部位。

她说我的疱疹长在右边,可我天天打左边屁股啊。

阿姨出院了。阿姨在出院前扯着嗓子跟她聊天。

耳聋的人以外全天下的人都耳聋。

七十八岁的阿姨打着手机里的游戏跟她聊着天,

交流病痛和彼此的坏脾气。

坏脾气总是招来各种病毒!



年贴近她的耳朵说,明儿就是三十啦。

年把北京的女儿给她带回来了。

身体里汩汩滴入更昔洛韦、喜炎平、牛痘疫苗致炎兔皮提取物、丹参酮,

她很想知道微波和中药涂擦的意义。

脾氨肽这个来自动物的铠甲能为她带来多少免疫力?

心平气和是疗病良方,对女儿的牵念是所有动力的源泉。

她总是一个如此狭隘又如此坚强的女人。



第十三天

草药打包回家

过年。

皮肤和内脏妥妥的痒着。

仿佛有虫子在苏醒。

而窗外,

下了春天的一场雪。

素洁白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