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旅行。

一场从中点开始的旅行,人生的中点,前方很远,很近,远方,就在远方,此去经年,应是绿肥红瘦。

© 一场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

林立的楼群

文、南方的柚子树

 

(一)

阳光拉起摩天楼的一角,让它在明明灭灭中有了一种金色的质感。

视线被抻长,雾霭似乎退缩在楼群之间。

我从连绵起伏的群山来,被挡在这样逶迤的楼群中。

当你的胶片在黑夜中曝光,林立的楼群会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他们和他们创造的它们是一堆多米诺骨牌,没有人能活着逃出这片都城。

 

(二)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嘲讽的论调,

如果我的兄弟姐妹不曾在旧历年的这一天被集体解雇。

我也会喜欢这个洋人的节日,洋人的味道不仅仅是食物的味道。

不管你喜不喜欢,一种氛围会与你的期待不谋而合。

这一片耗费了无数人心血的经络,总有什么地方在渗血。

 

(三)

酒是这样一种东西,让你的心听见某个秘密。

让你的眼看到一只糜烂的动物或者一个猥琐的影子。

觥筹交错中有多少口无遮拦的谎言和真相。

当你破戒饮酒让一个孩子看到放浪形骸的表演,

便再也脱不下谄媚与低俗的外衣。

 

(四)

闭上眼吧,世界就是记忆中的样子。

阳光,穿过窗玻璃,抚摸着别人家阳台上的一盆野蔷薇。

鸟儿雕琢了树丛人类建造了楼群。

所不同的是鸟儿在林间自由欢跃人类龟缩攀爬蝼蚁穿行。

闭上 眼吧,世界就是 记忆中的样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