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旅行。

一场从中点开始的旅行,人生的中点,前方很远,很近,远方,就在远方,此去经年,应是绿肥红瘦。

© 一场旅行。 | Powered by LOFTER

斑斑岁月

文、南方的柚子树

斑斑岁月 - 南方的柚子树 - 英子家园

 

 

红领巾、飘扬的白衬衣,额头翻飞的乌刘海,青石板路、狭长通幽的外婆巷子,浓茂树荫下的小孩。那些是童年的一部分,岁月的阳光漏下的斑驳树影般的一部分,我们爱着、并将它们留在深深的记忆中。


昨天还在要死要活的爱情里燃烧过,今天已经是波澜不惊,没有什么比一杯病中的白开水,一盏橘灯下的小米粥,一袭冬夜里的棉被更温暖的东西了。爱情已经是别人胸中的激情和茶余饭后的闲聊。得到不得到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黑夜过去,黎明来时,我尚在窗前。

 

昨天她还在幼儿园门前踌躇、痛哭,张着双手需要你的温暖怀抱,今天她已经拒绝了你的陪伴,告诉你,有你的时候她有多懒散,而没有你的时候她会踏实安心地为理想熬夜、苦战、奋斗,她“终究是要一个人去挣属于自己的天”,你的陪伴只能让她缺少独立精神,“安逸丧失斗志,妈”。她说“妈,让我自己来决定自己的一切的生活,自己来习惯一个人的长大。”即使你有万般不舍,她还是像个羽翼初丰的鸟儿,不畏远方的风雨,独自飞去。

 

母亲的电话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接通,就像女儿的电话永远忙音一样。现在需要你的人,时刻守在你能出现的地方。母亲的电话里天寒地暖一日三餐是永恒的话题,不论你有多么知冷知热,也不论你的女儿在你的呵护下已经长大成人,你在母亲的心里永远都是个令她揪心和牵挂的孩子。当女儿有意无意厌倦了你的唠叨你才恍惚明白了昨日母亲的心境。爱就是这样,一代代向下传递,也是这样,总是在自己受到了冷落和无视才明白从前自己的无知无畏。

 

太阳从夏日的火辣转为冬日的温暖,每一棵曾经壮硕的杨树脱光了青春的繁衣,向天地裸露出生命原始的遒劲抑或稚嫩,风雨磨砺过的身姿尽情舒展,呼吸冬日清冷和干净的空气。当你的视线在蓝色天际的背景下划过,杨树灰褐素白的枝干间是你不曾察觉的悸动,有些生命正悄悄潜伏,孕育,单等愈发猛烈的风雨。

 

岁月无限悠长,如你心中经历过的那些斑斓,穿过四季的长河,在每一次的醒悟中驻足,又启程。

评论